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电子元器件正文

我国核电小型堆项目或多点开花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3 浏览次数:81
  福建漳州、江西赣州两市未来有望“落户”小堆,这是继兰州项目后,公开信息中两个最明确的小堆厂址选择地。
  
  在日前举行的中央企业业务合作暨内部招商会上,中核集团与国电集团签署了《关于小型多用途核能项目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两集团将在全国范围内积极寻找小型堆项目适宜的厂址,其中明确指出了漳州古雷半岛小堆项目的前期工作、立项及开工建设事宜。
  
  数天后,中核集团所属中核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核新能源”)先后与漳州市政府、赣州市政府签订了《漳州小型堆示范工程项目合作协议》和小型多用途模块式反应堆项目合作意向协议。由此,两市纳入小堆项目的规划之中。
  
  在规划中,漳州的小型堆示范工程项目将由中核新能源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一期工程拟建设2个模块式小型堆,预计总投资约50亿元,项目建成后可提供热源、电能和海水淡化水源。
  
  用途是选址重要因素
  
  据了解,负责为小堆选址的中核新能源有限公司由中核集团与国电集团于今年4月共同出资组建,其专门从事模块式小堆(中核集团自主开发的ACP100)的开发、推广、投资建设和管理。而该公司负责从事小堆的市场推广、筹资建设和管理,小堆的研发、工程总体设计、前期工程、建造调试分别由中核集团旗下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及中原对外工程有限公司承担。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与中核新能源接触过的城市中包括内陆和沿海城市,省份涉及甘肃、吉林、浙江、福建、江西、湖南以及广西。
  
  那么小堆的选址与目前在建的大型核反应堆相比有无异同?
  
  据中国核动力运行技术研究所工程师张益舟介绍,小型堆的堆芯容量比较小,对水文环境、地壳结构、人口密度等要求没有大型压水堆苛刻,安全性方面不需要核应急响应。但是为了配合小型堆的多样化用途,比如石化工业园区等,其核安全方面的顾虑在设计上必须要有充分考虑。
  
  据记者了解,现已明确的兰州和漳州的小堆项目分别是为城市供暖和配合化工产业而建设。
  
  “漳州的小堆为古雷石化园区提供的服务主要是供电、为海水淡化提供中低压蒸汽,海水浓集的高浓度卤水还可以用来做盐化工。”张益舟解释。对于项目情况,他介绍,“目前看,漳州项目明年年初上报项目建议书。类似的还有福建莆田市和江西赣州。因为漳州项目已经打下了不少前期基础,莆田项目会更早一点,赣州会稍后,而目前兰州的供热项目暂时已经止步。”
  
  此外,就沿海与内陆建小堆的共同优势,张益舟表示,小型堆对于小电网的电力稳定供应很有好处,因为小电网稳定性不高,小型反应堆的接入可以弥补这一缺憾。但我国电网发展比较成熟,这方面应用会比较少,目前主要还是着重发展工业化应用。“而且上面也提到,小堆对水文环境等要求都不高,所以选择沿海还是内陆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应是靠近用户。毕竟小型堆目前还是以供热为主,不适合远距离传输。”
  
  优势明显吸引投资
  
  据业内人士分析,小堆对地方政府最直接的吸引力就是热电联产、汽电联产、海水淡化等多样化的应用前景,地方政府也希望小堆能尽早立项。而在中核新能源的短期发展计划中,已经强调了合作开发,其中包括考虑厂址所在地地方政府和当地民众以及企业等需求主体的意愿。
  
  除了地方政府,发电企业的涉足也是业内对小堆项目关注的一个原因。五大发电集团中,目前除了中电投,其他四家都在核电门槛之外,但华能、大唐早在几年前就参与了核电项目的参股和选址。
  
  在外界看来,发电企业的加入,在一定程度缓解了核电项目巨大的资金投入压力,结论是否如此?
  
  张益舟分析说,核电是优质资本,中广核依靠大亚湾核电站的收益,以核养核,滚动发展成今天这般景象,有目共睹。“核电门槛太高,发电企业只能以参股的形式逐步渗透,此次国电从小型堆入手也是其进入核电圈的一种努力。”
  
  而且,在张益舟看来,小堆的融资优势非常明显:投资不高,厂址成本很低,而且可以逐步增加发电容量,对于资金链的管理运作非常有帮助。“小堆的融资并不成问题。”
  
  业内人士介绍,根据西屋公司的估计,分别间隔3年建设3台IRIS机组(西屋公司开发的10 ~30万千瓦革新型小型压水堆),总功率为1000MW,融资利率为10%,融资期限为10年,需要的最大负现金流小于7亿美元(约为单台1000 MW机组的三分之一)。
  
  实现商用仍需探索
  
  目前全球核工业再次掀起小型核电机组的开发热潮,小型堆的发展也已作为新型的商业兴趣点被许多国家和核工业巨头所关注。2010年3月,美国能源部部长朱棣文就力推小型模块反应堆,称其为核电未来“最具前景的领域之一”。
  
  张益舟介绍,现在小型堆的技术大都出自核动力潜艇的小型反应堆,技术水平和工程实用都已经非常成熟。就轻水反应堆而言,俄罗斯拥有在西伯利亚偏远地区的供热小堆,还有在圣彼得堡的海上核电站Akademik Lomonosov,这2台35MW的反应堆可以满足20万人口的边远城市用电,另外还有用于破冰船的KLT-40。此外,俄罗斯正在研发的ABV、阿根廷研发的CAREM、韩国的SMART以及日本的MRX等等,这些都代表了世界小型堆的先进水平。而且,高温气冷堆、钠冷快堆、熔盐堆这些第四代核反应堆的小堆研究工作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展之中。
  
  “小型堆的发展方向是紧凑化、一体化、模块化、燃料循环优越化,以使其更加灵活耐用,易于建造,体现出更吸引人的商用前景。当然更主要的还是进一步提高它的安全性,第四代反应堆技术代表了这一发展方向。”张益舟说。
  
  据了解,我国的轻水小型堆ACP100是由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在军工上的应用(比如核潜艇等)转化而来的,国家能源局已经拨出资金给其开展系统验证。而根据中核集团的规划,于2010年6月设立为重点科技专项的ACP100将计划用2.5年左右的时间完成设计和关键试验研究。
  
  “我国的军用核技术发展非常成熟,个人认为我国在小堆方面的技术与国际水平差距并不大。但要实现更好的商用前景,以及更高的安全性能,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张益舟表示。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
?